川遥

爱 盾冬 瞳耀 爵爷
不仅要爱,还要至死不渝,厮守此生。

城里有家小酒馆
我的挚爱坐在那

无限的并不是战争 而是爱

随手翻百度推荐结果笑出了猪叫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恶魔之子啊
笑死了哈哈哈😂

一直在慢慢慢慢地看剧,因为很不舍得会看完,不舍得他们的故事暂告一段落

今天终于刷完了,除了感叹瞳耀的萌外

我的最大感受就是——

卧槽!!!爵爷你怎么能那么可爱!!!老可爱老可爱就是这个意思啊!!!

超他妈喜欢你啊啊啊!!

疯狂表白!!

第二季请cp你快快现身收了他!!

以上是爵爵和瞳耀的截图

【瞳耀ABO】alpha都是大猪蹄子(沙雕甜文)

ABO设定  放飞沙雕文  伪生子情节雷者勿入
我是恶魔之子
我爱瞳耀
1、

“今天叫你俩来,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包局一接连脸语重心长的看着对面俩人,“这个任务需要一个优质的alpha和一个优质的omega。”

“怎么”白羽瞳顿时来了精神,“难道是要去干色诱的活儿?”

“低俗!”包局痛心疾首,“咱们可是正经警察!”

展耀and白羽瞳:…你说的我差点就信了。

“现在认真听我说案情,这几天接连有四名A被人暗算,两个重伤,另外两个被切割了生殖器,精神崩溃,情节严重。”包局严肃起来,“而且据受害人的描述,我们得出了不好的结论。”

“这是个团伙作案,凶手不止一个人。”

“所以到底要我们做什么?”展耀推开白羽瞳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后者锲而不舍的又凑了上去。

“这些被害的A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他们都是渣渣,不是玩弄O就是抛妻弃子,所以我要你们来装成一对AO伴侣,演一场渣A抛弃可怜O的戏,借此一个打入团伙内部,一个成为目标引出凶手们。”

看着展耀不断抽搐的嘴角,包局语重心长的劝到“展耀啊,你可是心理学博士,肯定能揣度这凶手的心理,我相信你一定能演好的,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二人异口同声。

“这种案子为什么要归sci管?”

“这种案子为什么会需要优质的A和O?”

包局:当然都是作者的恶趣味不关我事啊。

“等等!”就在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包局又喊住了二人,一脸严肃的从桌子下拿出了个神秘的硅胶制品,“差点忘了重要的事,为了让这场戏更逼真更凄惨,展耀我给你准备了这个。”

“这是什么?”展耀刚想接过来却被白羽瞳抢了过去,白羽瞳翻来覆去研究了一会,表情就变了,看着对方变得幸灾乐祸的脸色,展耀心中涌起了不好的感觉。

“我觉得,一个被抛弃的怀孕O更加悲惨,效果会更好。”

“还有顺便说一句,这个案子我们暂时定名为,alpha都是大猪蹄子案。”

“咱们真是正经警察?”
2、
离开办公室,两人一路尴尬无言的往回走,到了sci,八卦的众人凑了上来想知道包局又下达了什么指令,结果全被白羽瞳怼了回去。

艰难的回到两人的办公室,展耀长舒了一口气,摆弄起手上的硅胶制品,那是一个可佩带的假型孕肚,圆润而柔软。

“其实凶手的心理很好揣测,肯定是遭受过A的欺凌或抛弃的人,不一定是情人,这种极深的怨恨更可能是从小积压,那么就可能是被父亲A抛弃,从小便生活悲惨,确实极有可能是O作案,O一般较脆弱,所以团伙作案也更说得通。”展耀微眯着眼睛,说完了自己的猜测。

白羽瞳认同的点了点头,“那么接下来这场戏…”

“当然是要好好演了。”展耀笑得一脸无害,不复之前的尴尬,显然是起了兴趣。

3、
白羽瞳只穿了一件白衬衫,隆起的肌肉像是要把薄薄的衬衫撑破,两颗扣子解开,刘海也用发胶抹了上去,再加上邪魅的气质,到真像个流连花丛的纨绔子弟。

但此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白sir,已经紧张到手心微微出汗了。

他在等展耀。

确切的说,他在等一个怀了孕而且即将被他抛弃的展耀。

早已忘了自己对展耀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纯粹
,他们认识了太多年了,有太多事情都是自然而然,自然而然的爱上,却又自然而然的彼此保持缄默,谁也不主动开口。

只差明明一句告白,展耀就会变成只属于自己的宝贝,可是爱到了嘴边,却又变成了两个人的斗嘴。

有的时候,他甚至自暴自弃地想,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白羽瞳不是没幻想过如果有一天两人在一起了该是什么样的,他甚至也幻想过如果有一天展耀怀了两人的孩子的情形。

而现在,属于他幻想中的幸福即将出现在他眼前了。

哪怕,只是一场戏。

4、

展耀坐在副驾驶上,感觉这白羽瞳时不时飘过来的眼神。

忍下笑,他假装什么都没感觉到。

今天展耀只穿了一件白羽瞳的白色高领薄毛衣,是白羽瞳上学时的衣服,齐乐演唱会时他还穿过。

微微合身的毛衣此时完美的衬出了他微微隆起的腰部,旁人一眼便会认为这是个已经怀孕四五个月的omega。

甚至一瞬间恍惚,他都以为这是真的,他真的怀了白羽瞳的孩子,而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晚上,他们正下班回家,下一秒白羽瞳还会附身过来蹭一蹭他的肚子和小宝贝说上几句亲昵的话,然后再和他交换一个吻,商量晚上到底要吃什么,再然后要回到他们的家。

也许终有一日,这些都会是真的,展耀狡猾的想着,白羽瞳啊,你一个这么急性子冲动的人,竟然能在忍住说喜欢我这件事上拖这么久,佩服佩服。

那咱们就,看谁耗得过谁。

5、

“记得一会一定要狠狠推我啊。”展耀再次叮嘱了一句,而白羽瞳则暗自纠结起来,这可是自己护了二十多年的猫啊,平时也就敢斗斗嘴吵几句,哪敢真动手过啊,这可怎么推,力气小了显得太假,力气大了人真伤了怎么办?

“瞎想什么呢,还能是真流产了怎么着?”展耀好笑的拍了白羽瞳肩膀一下便下了车。

白羽瞳叹了口气,也跟着打开了车门。

空荡的巷子,不远处便是最热闹的夜店街,悬浮在空气中的是若有若无的男男女女的乱笑声和激烈的音乐声,甚至还夹杂着黑暗中喘息呻吟的交淫声。

“你怎么能这样!我们连孩子都有了你怎么能抛弃我?”展耀紧紧抓着白羽瞳的衣袖,脸上是刚刚用眼药水逼出的眼泪。

“我早就说了把孩子打掉!你以为我会要他吗?”白羽瞳一副嫌弃的轻蔑表情拉扯着展耀,实际上紧张的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

“打掉?你是想要我的命吗?!求你别离开我好不好求你了!我真的会死的!”展耀要吐了,真要恶心吐了。

“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还想傍着我?我已经玩腻了,劝你赶紧去做流产,好以后再去傍别人!”白羽瞳头皮发麻后背发凉,看着展耀不断向自己使眼神,咬牙下了狠心扯开了展耀的手。

然后,然后轻轻的推了一下展耀。

展耀气的嘴角抽搐,只好自己发力假装被狠狠推开倒在了地上。

白羽瞳不忘表演渣男的最后一步,从衣兜里抽出了一摞钱,摔在了地上,“给你流产的钱,痛快点去做了。”

说完便蹿上了车逃之夭夭。

剩下展耀一个人坐在地上紧紧捂着肚子,肩膀一耸一耸的像在哭泣。

其实他是在憋着笑。

一串焦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你怎么样?没事吧?孩子还好吗?”

展耀抬起头,看见一张年轻而白皙的脸,他虚弱的笑了一下,眼泪还挂在长长的睫毛上,湿润的眼睛像是沾了晨露的猫眼石。

很好,上钩了。

另一边,白羽瞳已经在一家夜店中坐了许久,一边担心展耀的情况,可这些嫌疑人却迟迟没有动静。

就在他以为失败了时,突然有人凑到了他身边,omega的香气传来,“帅哥,一个人么?”

白羽瞳敏锐的感觉到这人和之前搭讪的那些人的不同,他冷笑一声“是啊,一个人。”

很好,上钩了。

6、

案子破的很快,快的展耀隐隐感到了不对劲。

等到审问时,团伙的主谋,也就是“救”展耀的人要求单独见展耀。

展耀和白羽瞳交换了一个眼神,便独自走进了审讯室。

“其实,你是故意的吧,故意上钩让我们抓住。”

“果然是展博士,就是聪明。不过你们的戏演的也确实是太假了,再加上,”年轻的omega疲惫的笑了笑,“你可不要小看你们的知名度哦,虽然你们做了伪装,可我一眼就认出你们了。”

“我只是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可是他们越陷越深,他们开始杀A上瘾了。”

“我和我的omega父亲被alpha抛弃,从小就过得太苦,我爸为了养我只能去买,最后悲惨的死去,而我,只是个没用的omega,只能重蹈我父亲的覆辙,沦为别人的玩物。”

“我召集了这些都被A伤害过得O们来复仇,开平息我们心中的怒火,可现在我累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呢,除非把A全杀了,不然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其实渣与不渣,并非只在性别上,而是个人的性格所致,你不该把这些全归于天性,同样有深情的alpha,也同样有薄情的omega,也许生来就有许许多多的不公平,但是我们总不能用最悲情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展耀劝慰道。

“也许吧,可又有什么意义呢?天生的不公平没法改变,受伤更多的还是O不是吗?”他凄然一笑,“你觉得你那位白sir又能爱你多久呢?一辈子吗?真的可能吗?薄情的A终究会变心的。”

“他不会。”展耀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爱我一辈子,但我确定的是,他永远不会爱上别人,因为我绝不会允许。”

“我相信他,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他会是我最好的丈夫,会是我孩子最好的父亲,会是一辈子陪着我的人,他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白羽瞳。”

“不是所有的alpha,都是大猪蹄子。”

展耀坚定的话,不曾有一丝动摇。

7、

“都听见了吧。”展耀没回头,却是在问自从自己出了审讯室就一直紧跟在自己身后的白羽瞳。

“额…嗯…”白羽瞳挠了挠头有着紧张,一直以来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今天就这样被展耀清清楚楚的讲出来,他心中的欣喜和惊讶都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

“那么白sir,我说的有错吗?你会用一生来爱我吗?”展耀笑着靠近了白羽瞳,而后者紧紧把他抱在了怀里,献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吻。

“这个问题,我会用一生来回答你。”

他们还有很长很长很幸福的一生呢。❤

——————THE   END——————
后记:

“猫儿,好丈夫我确定能做到,至于好父亲嘛,咱们得先有个孩子是不是不啊~”

“滚。”

生子后续什么的,那是当然会有啊,让我看到你们的小红心哦❤❤

【盾冬】风声(一发完 清水)

有猎莱 时间线为私设
summary:当所有人都在担心史蒂夫的幻觉时,只有山姆沉默了。

1、

一开始发现这件事的,是娜塔莎。

在他们结束紧急任务后,史蒂夫整理作战总结到一半便向他们匆匆道别离开了,而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但是放在从前,是大家都不可能想像到的,毕竟这是个固执的敬业的九十多岁美国甜心。

终于在第三次,大家终于耐不住了,托尼吹了声口哨,调笑道“难道我们的纯情老古董终于藏了个宝贝美人在家吗?”

而史蒂夫因为这句话停下了脚步,他回头冲众人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便离开了。

这下换成大家愣住了。

他没否认。

两秒之后,还是托尼第一个爆发了大笑:“看来我们可以来开一个庆祝老古董摆脱处男身份的派对了!”

随后大家也都笑了起来,布鲁斯温和的感叹道:“真没想到队长真的能找到他爱的人。”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娜塔莎,却出乎意料的,看到了爱人紧皱的眉头。

“各位,事情没那么简单。”娜塔莎轻轻敲了敲疼起来的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2、

风声呼啸着。

十一月的凛冽的风扯断了细瘦的枯枝,又更加嚣张地撞击着其余粗壮的枝干。呼啸的风声撞在史蒂夫的薄外套上,但四倍强壮的超级士兵丝毫不觉冷意。

他停下了哈雷,抬头望向藏着温暖灯光的那栋楼。

他的心被强烈的温暖冲击着,那温暖的潮水忽缓忽急,冲刷着他心中那片金黄平缓的沙滩,而那个同样温柔的青年,正赤着脚走在那里,潮水时而没过他的脚背,带走他的脚印,金黄的阳光映在他琥珀绿色的眼眸中。

脚步声响在楼道里,安稳却又藏着雀跃的急切,钥匙钻进锁眼中扭动身躯,当柔和的黄色灯光从门缝中争前恐后的跑出来时,那个青年也走到了门边。

他湖绿色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甜的糖果加工厂,源源不断地生产着甜腻的蜜糖,他笑着把头靠在超级战士的满是灰尘与疲惫的强壮肩膀上。

“嘿我的史蒂薇小甜心,今天有想你的巴基哥哥吗?”

“有,”史蒂夫像个委屈的大孩子把巴基圈在怀里,把下巴抵在他柔软的棕色短发上,“每一秒。”

3、

“嘿,队长。”娜塔莎叫停了史蒂夫将要离开的脚步,“怎么了?”史蒂夫笑着看她。

他最近的笑容太多了,娜塔莎敲响了警钟。

“你知道吗,最近局里又来了个漂亮姑娘,还是你的小粉丝呢,她非常想见偶像一面,队长,给个面子吗?”
女神露出了她性感的笑容。

而史蒂夫则是又苦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早就放弃给我介绍姑娘了娜塔莎,谢谢你,娜,但我真的不需要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队长,”娜塔莎的笑容僵住了,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你要知道,有的时候,我是说,我们…我们不能总是骗自己…”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娜,但还是谢谢你了。”他没再回头,径直离开了。

只是转身过后,他的笑容便冷掉了,就像是被那夜里呼啸着的寒风吹走了。

已经十一月了纽约却还没下雪,只有停不下来的风,刮向人们破了洞的心,传来阵阵呼啸的风声。

4、

“知道为什么后来我不再向他介绍姑娘了吗,因为我终于明白了,他不需要一个姑娘来陪伴他,不,是他根本需要任何的别人来陪伴他。”

“他需要的,至始至终,只有一个巴基巴恩斯。”

“除了他的巴基,任何人都是不被需要的别人。”

5、

“娜塔莎。”
就在她还在望着史蒂夫离开的背影沉默时,有人呼喊她的名字。

她回头,撞上山姆疲惫的眼睛。

“怎么样了,你是否说服他了?”黑人小伙抱着肩靠在墙边,脸上是少有的认真。

“我不明白,山姆,为什么你不同意让我们帮他走出这片阴影,这对他并不好。”

“阴影?”他摇了摇头,视线移向了远方,他的疲惫掩在了阳光中,“我并不知道这对他好不好,但是,”他像是在喃喃自语,“我明白那种痛苦,娜,你也明白的,不是吗?”

“山姆…”娜塔莎心中一惊,有些她曾察觉不对劲但是当时被忽略的事情涌上了心头。

“娜塔莎,你听见风声了吗?”山姆望向了窗外。

6、

“我不觉得让他面对这一切是件好事。”就在众人举棋不定很久时,一直沉默着的山姆突然开口了。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的,都是幻想,他明白的,可他宁愿继续骗自己。”

“我们何必要去揭开他的伤口呢。”

“明明现实才是更残忍的。”

7、

那是一段混乱的日子,神盾局被渗透令他们都被逼上了险境。

无奈之下,史蒂夫带着娜塔莎找到山姆来避难,那是娜塔莎唯一一次去过山姆家。

那个时候她是察觉了不对的,即使东西有被刻意收起来,但是放东西的空间还空着。

杯子,手巾,拖鞋…它们身边的空白显着那么突兀。

可是当时她已经心力交瘁,选择性忽略这些怪异。而后来,黑人小伙也讲述了他的故事,战争,英雄,失去。

对,是…失去!

娜塔莎原本迷茫的头脑瞬间清醒。

是莱利。

8、

清晨。

阳光从半掩着的窗帘溜进来,史蒂夫伸手挡住怀里粽发青年的眼睛,而后者呜咽一声握住了他的手,把头向着史蒂夫的胸膛钻去。

“下雪了,巴基。”史蒂夫揉了揉他的脑袋,温柔的贴在他耳边说到。

窗外已经是一片白色的世界,依然有风带动着白色的白色的天使在空中旋转,时而又跌到地上,无数的白色天使和着风声舞动。

“该死的,终于下雪了。”巴基的声音闷闷的传来“要是在布鲁克林,早就下雪了。”

“是啊,那儿总是格外冷。”他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宝贝,“那个时候巴基哥哥还要用一整个冬天来担心我这个没用的瘦豆芽会不会死在某次咳嗽中呢。”

“哼,现在可是不用我来担心你了。”巴基从被里钻了出来,捏了捏某人坚硬如铁的胸肌,假装生气地瞪着他。

史蒂夫看着他鼓起的可爱的脸颊,笑出了声,然后在对方更加生气的小表情里温柔的吻上了那甜蜜的唇。

厮磨了半天他们才放开彼此,史蒂夫用手指描绘着巴基红润微肿的嘴唇,那上面有着迷人的血和蜜。

“是的,你再也不用担心我了巴基,现在我可以保护你了,我再不会让你离开我了,我爱你巴基,我爱你。”他吻着巴基的手指,顺着纹路吻到掌心,“你爱我吗巴基?”

可巴基只是依然笑着看他,不再说话。

“巴基?为什么不回答我?你不爱我吗?”史蒂夫受伤的看着他,像一颗大号的委屈的棉花糖。

“你当然知道答案,史蒂夫。”他抚摸着男人英俊坚毅的脸庞,有些青色的胡茬已经冒了出来,微微的刺痛感从指尖传来。

“巴基会永远深深爱着他的史蒂夫,但这不该由一个幻想来告诉你,你清楚的,现在的我,只是你的幻想。”

“不…巴基,不是的…”

“也许就在某个瞬间,我就会离开你,但是总有一天,我重新回到你身边…”

“不!永远都别再离开我…求你…巴基…”

“别这样史蒂夫,我发誓我会回到你身边的,我会陪你到时光的尽头。”

他将哭泣的男人揽在怀里,泪水很快湿透了肩膀。

“嘘…史蒂夫,你听见风声了吗?”

9、

“你最近回来的总是很晚。”当他打开门,帅气的白人青年正靠在鞋柜边,带着怨妇般的表情向他抱怨。

“非常抱歉宝贝儿,”他赶紧上前抱住自己的珍宝,“现在你的男人可是个超级英雄了,体谅体谅嘛。”

青年手搭在山姆刚刚因为受伤包扎好肩膀,又心疼又生气“我是不是还要为你感到骄傲!”

“不,我的宝贝,你才是我的骄傲,永远的骄傲。”

山姆虔诚的吻着莱利的手心,顺着吻上他的手臂、肩头,听着耳边传来的喘息声,把莱利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吻上了他的唇。

10、

“队长,你最近看起来很不好。”山姆担忧地看着史蒂夫难看的脸色。

“山姆,为什么你能留住他,可我不能…”史蒂夫痛苦地把脸埋在了双手中。

“他走了,山姆。”

“他离开我了,只剩下了风声。”

“他一定还会回到你身边的,队长,相信你爱的人,也相信你自己。”



后来,他真的回来了。

他走过了七十年的风雪与鲜血,终于回到他身边,和他拥抱在了起。

当他以完全不同的模样,带着一身的风霜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耳边的风声,终于停了。

他知道,无论未来会有多少的苦难在等待,他都永远不会再放开巴基的手,他一定会让那些残忍的痛苦的永远离开他的巴基,他一定不会再让巴基的脸庞沾满泪水。

I am with you,til the end of the line.

他再不会让寒风刮起了。


——THE  END——

巴基的幻象会消失是因为其实史蒂夫的内心的依然坚定着他还活着,即使矛盾,可他确实坚信着

而莱利不会消失是因为山姆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失去莱利了,他非常清醒,所以他永远留住了莱利

无论以何种方式,他们总是会和他们爱的人在一起。

偶遇一只怀了崽子的洛基二公主❤

私心打个锤基tag   反正肯定是大锤的娃

你们只需要一个拥抱就好。

【EC】【AU】恨意的罪孽

献给EC的处女作,一方死亡,黑暗悬疑,架空无能力
会有盾冬出没

——————————
One

当查尔斯最后陷入昏迷时,全身的细胞叫嚣着痛苦,他努力抓住浴缸的边缘,看着自己的鲜血混在水中,模糊的双眼前只有一片白雾,却又忽然间清明,他看着那最熟悉不过的脸,和那双眼睛中隐藏的痛苦、冷漠、不舍和一些更复杂的情绪。

这是为什么?

他想喊叫,却又发不出声音,眼泪顺着脸庞流淌,顺着胸膛流淌,流过他血色的衬衫,最后混到了血水中。

他看到那个人也哭了,那个人捂着脸,跪倒在浴缸前,大声的哭泣,又捧过查尔斯的脸,亲吻他的额头。

在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不停的说。

算了吧,查尔斯意识模糊地想,也许我们都有错吧,但我不想原谅你。

但别再哭了,我的亲爱的,虽然不原谅你,但我依然心疼。

艾里克坐在浪漫的法国餐厅里,靠着窗边张望,有些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爱人,那个和自己总是争吵,冷战了好些天,但依然彼此深深爱着的爱人。

今天他要好好道个歉了,他有些无奈的笑笑,中是深深的宠溺,打开手中的盒子,银色的戒指在灯光下耀眼的闪耀。

这大概是最好的道歉礼物了。

艾里克又将戒指收起来,看了看手表,已经将近八点,约好的是七点,但查尔斯依然没出现,或许他别扭的情人依然在生气而不肯赴约?

想了想爱人生气时鼓起的脸,可爱的模样,他又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笑了。

“先生,您还不点餐吗?”服务员有些犹豫的问道,这个男人已经坐了3个多小时。

“哦,抱歉,但我可能不需要点了。”艾里克尴尬的笑笑,起身准备离开。

或许查尔斯更期待在家里被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