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晏

遇见巴基的第十年,我的沼泽地,我的白月光,我的忒修斯之船。

苦月亮

谨以此,献给我们的英雄。


/你说别爱啊,又依依不舍,所以生命啊,它璀璨如歌。


武大靖坐在落地窗前望着那轮月亮,窗子只打开了一半,风依旧冷,呼啸着吹动窗帘。


窗帘还是他和林孝俊一起选的,淡色的天蓝,透着温柔与平静,很符合他们对于家的概念,就算此刻凛冽的月色光影照于其上,也依旧温和而包容的接纳了这冷怆的月光。


武大靖闭着眼扬起头,一缕月光映在他的面前,他默默地想,这月光好像是苦的,不然空气中怎么会有苦涩的味道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闭着眼,他试着在黑暗里放空自己什么都不再去想,可那苦涩的滋味却越来越沉重,好像暴雨将至,又好像雪山崩顶。


身后响起一阵很轻的脚步声,武大靖没有回头,片刻后,他感受到林孝俊靠着自己也坐了下来。


说点什么吧。武大靖在心里告诉自己。 


可是说什么呢,说自己好像走不出这场噩梦,那无上荣誉带来的千斤重担扛在自己身上太久了,久到他想起回头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垮在了半路,终点近在咫尺,可也远在天边。


太苦了,月亮太苦,冰也太苦,他曾以为自己是被命运眷顾之人,却忘了命运早已明码标价。


竞技体育太残酷,人们对于冠军总有无限的幻想,盼着他永远强大,永远让对手望尘莫及。


可冠军也是人,哪怕他是世界冠军。


人可以谛思“永恒”,却只能在“时间”里缓慢移动。


林孝俊侧过头,看着武大靖坚毅的脸庞罕见的露出了迷茫与脆弱,但他知道,武大靖需要的永远不是安慰,不是你已经尽力了,你已经很优秀了这种话。


他们两个人,这些年来的经历相似却又不同,但对于梦想的的执着与付出是完全一样的,他们不是输不起,他们不怕输,不怕苦,不怕痛,不怕受伤,不怕流血,不怕明明想要的已经触手可及却又失之交臂——


他们只怕,怕期待的目光落空,怕失望的人丧失对未来的期盼,怕一句一句的——他不过如此,他已经尽力了。


自古良将如美人,人间哪得见白头?


武大靖已经站到过顶峰了,他看过最美的风景,也听过最恶毒的诋毁,他永远是强者,不需要怜悯。


“我永远都忘不了,站上最高领奖台的那一刻。”良久,林孝俊开口。冷冽月色无声洒在了两人的身上,静静地照耀着他们。


武大靖眼眶发酸,慢慢走向回忆,“是,那种感觉特别奇妙,國/歌声响起来的那个时候,我都忘了自己到底是在哪。”





 

评论(8)

热度(290)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