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晏

遇见巴基的第十年,我的沼泽地,我的白月光,我的忒修斯之船。

杜城不太适应地扯了扯整齐的湛蓝色领带,修身的西装马甲衬得他更加宽肩窄腰身姿挺拔,许久未抽出空修剪的头发此刻有几分凌乱的搭在额上,显出几分慵懒随意的气息。


一副黑框眼镜正架在他鼻梁上,遮住了原本锐利警觉的目光,唇边下巴上青黑色的胡茬被打理得整齐,透出些成熟男人的禁欲气息,杜城挑着一边的如墨剑眉露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轻佻笑容来。


“怎么样?”他问沈翊。


要帅,个子要高,身材要好,要有一股呼之欲出的斯文败类禁欲气息。


这是他们从连环杀人案的所有受害者身上采集到的共同点。


杜城扶了一下眼镜,把沈翊的画像把玩在了手中,那是一张看起来温柔知性的女人面孔。


受害者平均身高一米八以上,一开始他们也真的没有想到嫌疑人会是这样一个美丽柔弱的女人,杜城摇着头感叹:“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能让她一次次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作案……”


杜城自己嘟囔了半天,才发现身边的沈翊都没接他的话,他疑惑的转头去看,才发现沈翊正楞楞地盯着自己发呆。


“怎么了?不认识了?”杜城伸出手在沈翊面前晃了晃,沈翊才如梦方醒般缓过神来,白白净净的脸蛋瞬间红了一片。


杜城拉着人不肯放过,“还是看你老公太帅?傻了?”刚说完就见沈翊脸上的红都蔓延到脖颈去了,连耳朵尖尖都红得像被蒸熟了。


“去你的吧!”沈翊反呛一句,一把抢回了杜城手里的画像,转身背对着杜城猛扇风试图让自己降温,谁能想到……平时糙汉子一个的杜城打扮起来……这么帅啊,还真有股那什么斯文败类的劲儿。


又想到了杜城此番打扮的目的,沈翊心里竟泛了点酸味上来,小声嘟囔了一句:“……沾花惹草。”


这声抱怨听得杜城笑出了声,他又转到沈翊面前俯身去贴贴,看着那人一双向来眸光清润无辜的精致眉眼和脸上未退的一抹羞怯如唇色一般嫣红,明明是纯真清俊的长相,却总在他眼中有着十分的诱惑吸引。


“咱俩到底是谁沾花惹草,沈老师心里没数吗?”










评论(88)

热度(6519)

  1. 共275人收藏了此图片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