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晏

遇见巴基的第十年,我的沼泽地,我的白月光,我的忒修斯之船。

杜城不太适应地扯了扯整齐的湛蓝色领带,修身的西装马甲衬得他更加宽肩窄腰身姿挺拔,许久未抽出空修剪的头发此刻有几分凌乱的搭在额上,显出几分慵懒随意的气息。


一副黑框眼镜正架在他鼻梁上,遮住了原本锐利警觉的目光,唇边下巴上青黑色的胡茬被打理得整齐,透出些成熟男人的禁欲气息,杜城挑着一边的如墨剑眉露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轻佻笑容来。


“怎么样?”他问沈翊。


要帅,个子要高,身材要好,要有一股呼之欲出的斯文败类禁欲气息。


这是他们从连环杀人案的所有受害者身上采集到的共同点。


杜城扶了一下眼镜,把沈翊的画像把玩在了手中,那是一张看起来温柔知性的女人面孔。


受害者平均身高一米八以上,一开始他们也真的没有想到嫌疑人会是这样一个美丽柔弱的女人,杜城摇着头感叹:“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能让她一次次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作案……”


杜城自己嘟囔了半天,才发现身边的沈翊都没接他的话,他疑惑的转头去看,才发现沈翊正楞楞地盯着自己发呆。


“怎么了?不认识了?”杜城伸出手在沈翊面前晃了晃,沈翊才如梦方醒般缓过神来,白白净净的脸蛋瞬间红了一片。


杜城拉着人不肯放过,“还是看你老公太帅?傻了?”刚说完就见沈翊脸上的红都蔓延到脖颈去了,连耳朵尖尖都红得像被蒸熟了。


“去你的吧!”沈翊反呛一句,一把抢回了杜城手里的画像,转身背对着杜城猛扇风试图让自己降温,谁能想到……平时糙汉子一个的杜城打扮起来……这么帅啊,还真有股那什么斯文败类的劲儿。


又想到了杜城此番打扮的目的,沈翊心里竟泛了点酸味上来,小声嘟囔了一句:“……沾花惹草。”


这声抱怨听得杜城笑出了声,他又转到沈翊面前俯身去贴贴,看着那人一双向来眸光清润无辜的精致眉眼和脸上未退的一抹羞怯如唇色一般嫣红,明明是纯真清俊的长相,却总在他眼中有着十分的诱惑吸引。


“咱俩到底是谁沾花惹草,沈老师心里没数吗?”










身高差

身高差体型差真是我一生最大的萌点啊!

 

想象一下沈翊宝贝肯定掰扯不过杜城,手腕子太细了人家真是一手就能钳住他两只腕子,杜城不用劲就能把人搂怀里,剩一只手还能想摸哪摸哪,什么?老婆不想要?不想要也不行要着要着老婆肯定就想要了!

 

这么优秀的体型差必须抱着从后边!抱!怀!里!那!啥!宝贝沈翊脚就踩着杜城大腿那儿也不用怕会被颠下去,背靠着老公那体格多踏实啊,要是neng狠了生气了还能一歪头啃杜城脖子一大口顺便踹一脚。

 

当然我是个纯情girl最爱的情节还是什么逛超市抱起来去够货架最上边的东西,杜城两手掐着沈翊腰就把人举起来双脚离开地面了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以举狮子王的姿势说老婆去拿上面那个草莓味的t——

 

话说杜城前期一个暴躁大狼狗后期整个变成炫妻狂魔

以前给老子画啊!画啊你!现在画不出来没关系我不怪你~

请问你是报的是哪家直男开窍班见效这么快的嘛?

 

上一个安稳睡在对头副驾驶剧情的cp还是池陆呢

果然同样优秀的cp都是同样的甜美

 

磕死我算了

 

 

 

城翊 /拥枪

磕爆了激情短打



“枪是保护你的最后一步。”


他们好像不该这么亲密的。


杜城的声音响在沈翊耳边,双手搭在那单薄的肩上一捏,又伸前去握住了他的手,把沈翊拢在了怀里。


沈翊甚至怀疑下一秒杜城会把下巴磕在自己头顶上。


可是当杜城温热粗糙的大手握住他不稳的手,那副比自己高大得多的健壮身躯贴在身后时,沈翊却没有一点点排斥,反而感到安心,甚至想就这样窝在身后人的怀里。


幸好在他快要沦陷时,杜城离开了。



独自对着枪靶,肩上残留的温暖让沈翊有些出神。七年前的无能为力遮蔽了他的恣意与锋芒,这些年来他陷在画里,人生的轨迹被彻底改变。


明明那都不是他的错,明明沈翊也是受害者,可他固执的不肯辩明,就这样捂着心口那根刺,一头扎进黑暗里。


因为他越是清醒,越会深陷于虚妄歧路。


再见杜城时对方眼底的厌恶与不信任是意料之中,沈翊不害怕,也不再委屈——


真不委屈,真的。


杜城让他消失,但也没难看到恶语相向说出滚那些字眼,两人间似乎如履薄冰,可奇怪的是跟在杜城身边沈翊是安心的。


沈翊向来习惯熬夜作画,失眠早已是家常便饭,可是这段日子他睡在杜城副驾驶的时间却越来越长了,沈翊能感觉到一开始男人是不乐意的,但也没忍心打醒他,直到现在杜城都学会在自己睡冷了时给自己披上一件外套了。


真奇怪,他们本该是老死不相交好的对头,就算关系再缓和,也不该变成现在这副含情暧昧的模样。


眯眼看着打出的环数,沈翊想,或许是因为他们本就是一种人,命里早已注定的,就该走到一起。


因为他们共同面对阴暗,共同对峙着痛苦的纠缠却仍不退缩。




天色渐晚,收了枪,沈翊准备回去继续研究案子,却在路过杜城办公室时看见了他伏在桌上小憩的背景,鬼使神差的,沈翊走了进去。


杜城趴在桌子上睡得昏沉,臂下还压着乱七八糟的一堆案件资料,沈翊犹豫了一下,最后学着像杜城对自己做的那样,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外套,披在了睡着的男人身上。


“枪不是保护我的最后一步。”


沈翊小声说着靠近杜城身边坐下,动作轻缓的将头靠在了杜城的手臂上,他侧着脸好笑的看着男人熟睡时还紧紧皱着的眉。



“你才是。”